亞洲股票能否於2024年表現領先?

展望未來,即便環球經濟增長動能減慢,亞洲高息股仍然有其一定的重要性。

亞洲企業的盈利與出口增長仍然具有高度相關性。儘管2023年出口形勢嚴峻,但亞洲出口復甦已漸見眉目,可望為2024年盈利增長奠定基礎。此外,亞洲經濟體的本地需求強勁,旅遊業穩步復甦,而且能夠受惠於人工智能的需求,有可能推動盈利增長。

從估值角度看,亞洲股票處於相對吸引的水平。具體而言,從市賬率角度看,大多數地區的股價較15年平均水平低一個標準差1以上。從歷史角度來看,按照目前的市賬率水平,亞洲股票在未來12個月內傾向於錄得正回報。主要受南韓及台灣企業所影響,亞洲股市的盈利預期自年初以來亦已經大幅下修。

過去幾週,在股票波動性加劇的背景下,亞洲高息股仍持續跑贏大市。自今年6月底以來,MSCI亞太(除日本)指數跌0.1%,標普500指數升1.9%,而MSCI亞太(除日本)高息股指數跑贏前兩個指數,錄得3.4%的回報。

展望未來,即便環球經濟增長動能減慢,亞洲高息股仍然有其一定的重要性。首先,亞洲企業的資產負債表較為穩健,債務水平也低於歷史平均水平,這不僅能夠抵禦經濟狀況惡化的風險,亦更有條件派發股息。其次,與成熟市場相比,亞洲股票估值相對合理。此外,從宏觀角度來看,2024年亞洲經濟體相較美國擁有更為穩健的增長差異,並且前者央行的貨幣政策相對而言仍發揮支撐作用。

根據過往的經驗,股息在亞洲股票回報中舉足輕重。自2000年至2023年9月底,亞太(除日本)股票及日本股票的股息分別佔總回報的60%及65%以上,而美國股票股息則佔44%。此外,如圖6所示,相比覆蓋更廣的MSCI亞太(除日本)指數,MSCI亞太(除日本)高息股指數往往會產生更佳的經風險調整回報。考慮到宏觀經濟不明朗及現金利率在未來6至12個月內有可能下降,物色兼具穩健基本因素和穩定股息的資產,對維持和提高投資組合的總回報將變得日益重要。

圖6: 

資料來源:FactSet,摩根資產管理。*市盈率擴張基於預期市盈率。**每股盈利增長展望基於未來12個月綜合盈利預測。過往表現並非當前或未來業績的指標。成熟市場高息股由MSCI世界高息股指數代表,成熟市場股票由MSCI世界指數代表,亞太(除日本)高息股由MSCI綜合亞太(除日本)高息股指數代表,亞太(除日本)股票由MSCI綜合亞太(除日本)指數代表,新興市場高息股由MSCI新興市場高息股指數代表,新興市場股票由MSCI新興市場指數代表。
《環球市場縱覽 - 亞洲版》。反映截至30/09/23的最新數據。

 

除亞洲高息股外,日本股市年初至今已上漲28%(東京第一市場指數,截至2023年11月16日),跑贏美國和歐洲股市。儘管日本股市走勢歷來與環球經濟週期具有高度相關性,但主動型投資管理有助將重點轉移至國內因素,從而推高回報。這些因素包括東京證券交易所(TSE)的企業管治改革(鼓勵公司將保留盈利用作增長型投資、調整工資並提高股東回報)、日本經濟復甦加快,以及通縮過後出現的強勁內部需求,加上日本個人儲蓄賬戶計劃於2024年1月起取消對小額投資的徵稅,這些國內利好因素可望推動散戶投資者的資金流向,並支持日本股市未來持續實現領先表現。

然而,在投資日本股票方面,選股是成功的關鍵。經濟復甦可能惠及主要涉足於內部需求或旅遊需求的公司,而東京證券交易所現時旨在提高股東價值的行動,主要對象為價值股,但許多公司均擁有強大的技術和創新知識資本,具有利好的長期盈利潛力。有見及此,尋覓正確的方向將有助投資者把握持久的機遇。 

 

1標準差指概率分佈中的個別數值,傾向與分佈平均值的差異程度之統計指標。